从中美贸易战看深圳战略地位提升的紧迫性

发文人: 宋丁
发布时间:2018-04-09 08:21:23

最近全球最关心的事莫过于中美贸易战了,从目前实情看,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之间的贸易战正在逐步升级。可以预见,2018年乃至未来若干年的世界贸易格局以及经济格局都将因此发生剧烈的动荡和变化。

回过头去看,中国建国将近七十年来,中美之间几乎没有断过各种类型的热战、冷战、口水战、贸易战等等,比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银河号事件、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中美南海撞机事件、台海风云、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支持日本、美国逼迫人民币升值、美国重返亚太、美舰多次闯入我南海领海、美国封锁高科技出口中国、美国拒绝中国企业收购美国企业、特朗普印太战略等等,眼下的贸易战无非是中美之间多年来多重争战的又一次表现。

我们必须明确,这次的中美摩擦已经不是一场简单的贸易战了,背后分明是中美之间在金融、高科技、互联网等当今统治世界的核心领域之间的角力争夺战,说的严重点,这就是一个百年来的世界头号帝国与一个正在快速崛起的世界大国之间的争斗,中国要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美国则要全力保住它的世界霸主地位,这两个大国的明争暗斗是必然要发生的,眼下的贸易战不过是两国各自强力推进国家战略的前台大戏而已。

美国在发动贸易战,中国则是立即给予强力回击。但是,我们知道,对中国来说,中美贸易的不平衡背后潜藏着很多无奈,很多风险。比如,美国加税的项目主要是中国的高科技产业及其产品,这显然是在公开阻挡中国高科技的发展;中国的巨额顺差,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美国长期拒绝高科技产品出口中国,而这些产品恰恰是中国非常需要的,同时,美国希望进入中国的金融机构及其产业、互联网机构及其平台等等,这些涉及到中国的国家金融、信息安全,中国当然会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对美国来说,之所以发动贸易战,绝不仅仅是为美国争取一些工业制造业的发展空间和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捍卫美国在高科技、金融、互联网等高端产业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美国人很明白,只有保住这些高端领域的优势地位,才能保住美国的全球霸权。

说实话,在这些高端产业领域,中国与美国仍然存在很大差距。比如,在高科技领域,美国的科技研发能力、制造能力仍然是全球第一,特别是其军事工业水平以及军事实力方面,中国的差距仍然很大;在金融领域,美元的国际地位仍然难以撼动,目前在全球货币的通用性方面,美元仍然高居60%以上,而人民币仅仅不到2%,差距巨大,折射出中美两国在全球金融领域的影响力差距仍然巨大;在互联网领域,中国虽然有了让欧洲、日本等传统强国都羡慕的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及其产业,但与美国的AmazonGoogleFacebookTwitter等等巨头相比,仍然有不小的差距。美国发动贸易战以及对中国实施政治、军事等领域的围堵政策,都是要压住中国的发展势头,长久保持这些差距。

这些差距和争斗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中国要想真正追赶上美国、实现自己的伟大梦想不容易,就近来说,即便中国要想打赢眼下这场贸易战也很不容易!千万不要想当然地认为,你加税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我也加税你美国500亿美元的商品,你再加1000亿,我也再加1000亿,这不就平衡了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毕竟美国有数千亿美元的巨额逆差,它想加的空间大的多,我们再加,事实上是把我们想要的东西也被迫加税了,甚至把我们进口美国的商品贸易额度全用光了,那就走到行动的反面去了,对中国非常不利。至于石油期货之类,从长远看当然是战略举措,本质上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大步骤,但是其替代美元的进程是长期的,指望在当下的贸易战中就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那也未必太天真了。

打胜这场贸易战不容易,但中国必须坚决应对,没有退路,而且必须获胜,否则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特别是将近二十年加入WTO之后的伟大成果将毁于一旦。中国这一仗怎么打?我认为一定要有策略和战略两种打法。策略打法当然是眼下采取的直接对抗的办法,你一拳我一脚,无论如何,要及时、坚决应对,坚决反击,要打掉美国的挑衅气焰,也要充分利用中国的举国体制伤到其软肋,逼迫其退却、让步,回到谈判桌上来。

但是,我更关注中国的战略打法,这就是从这场贸易战中及时、深刻总结中国多年来经济、经贸发展的经验教训,积极调整国家经济发展战略,推出更加经得起国际竞争考验的、有效推动中国迈向更加开放式地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新的经济发展道路,甚至推出中国真正能够领先全球的经济发展模式,以此来深层应对来自美国的各类经济挑战。


从这个战略视角看,中国正在启动的粤港澳大湾区战略就显得极为重要。毕竟,中国未来的全球化发展,急需创造和总结新型的经验,而这种新经验、新模式、新路子的产生最好的途径仍然是由试验区来推出。最好的试验区在哪里?我认为非粤港澳大湾区莫属,因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这块土地既是最早开放和国际化实践的地方,又是国内最具创新动能的地方,国家这么重视大湾区的发展,显然是看重它的历史价值和未来潜力。

然而,大湾区由11座城市组成,它们各自在大湾区里客观上又承担着不同的使命。面对眼下的中美贸易战,面对未来中国在新形势、新时代条件下的全球化,面对中国高科技、金融、互联网这些未来领袖型产业的快速崛起的迫切需要,大湾区内部的发展必然有所侧重,必须要有领军性的城市。谁能担当这样的重任?我认为深圳义不容辞,也无可挑剔。为什么?因为过去四十年来,深圳的城市价值正是建立在国际高端产业链基础上的,在高科技、金融、互联网等全球目前最顶尖的产业领域,深圳都在全国做到了最好,无论是应对当下的中美贸易战,还是应对未来新的全球化,深圳的条件在国内相比都处于最佳状态。中美贸易战已经清醒地告诉我们,即将出台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如果忽略深圳在大湾区内推进全球高端产业发展过程中的领军地位,将犯下战略性的错误。

我认为,不仅是大湾区规划及其实施要明确关注深圳的领军地位,更重要的是,中国要打胜中美贸易战,迈出全球化的更大步伐,在全球事务中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同样要充分利用深圳四十年来创立的国际高端产业发展的成功经验。事实上国家也是这么做的,近期,国家连续交给深圳两件重大任务,一个是探索建设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区,另一个是探索建设可持续发展议程创新示范区。这两件重大任务显然应该放在大湾区的战略平台上来试验和完成,这必然要求深圳在大湾区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因此,非常期待大湾区规划的出台,期待看到深圳战略地位的明确提升,因为这是中国国家战略使命的迫切需要,也是大湾区合理、和谐、快速发展的迫切需要。


“广深所财税法”集中行业知名专家,致力于为企业、党政机关事业单位、 学校及医院、社会团体提供企业会计、政府会计、税务、法律等专业服务。长按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后,方可以访问本网站。


文章来源: 宋丁视点阅读:505

读者留言
写留言